在校生 教職工 訪客 懷念舊版
在校生 | 教職工 | 訪客 | 懷念舊版 |

煙大印記 首頁  >  煙大文化  >  煙大印記  >  正文

烟大记忆 | 你也许不了解的北大清华早期“援建者”的故事
作者:     日期:2020-09-27     来源:     阅读:

編者按

一段往事就是一段記憶,一張老照片就是一個故事。時光荏苒,煙台大學曆經幾代煙大人的奮鬥,留下不同的曆史足迹,同時也留下了許多美好的回憶。春秋輪回,風雨剝奪了煙園建築光鮮亮麗的衣裳,換之以時光古舊的烙痕,鍾樓塔在數十年如一日的伫立中見證著學校發展的歲月變遷。

我们重温记忆,是为了凝聚前行的力量。为了搜寻往昔岁月沉淀后的美好,记录下时光流逝后有关母校、有关师生、有关校园的往事,烟台大学微信推出“烟大 · 记忆”专栏,并面向全校师生、广大校友、曾在烟大工作过的老师以及与烟大有缘的社会各界人士征稿。

人間有味,最是清歡。時光靜好,不妨呷一口香茗,透過曆史的塵埃,回往煙大舊事,聆聽煙大足音。

我們本期爲您推送的是煙台大學原黨委辦公室主任王德華老師撰寫的《你也許不了解的北大清華早期“援建者”的故事》。讓我們的思緒隨王老師的記憶一起回到三十年前的煙大,去認識那些北大清華早期“援建者”吧。

鹽堿灘上的苦與樂

這裏說的“援建者”,是指煙台大學建校初期由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統一組織安排來支援煙大建設的幹部和教師們。

初創時期的煙台大學是什麽樣的呢?據幾位老師回憶:初到煙台一切都感到不同尋常,清新涼爽的空氣,略帶鹹味的海風,浪花飛濺,海鷗翺翔,令人心曠神怡。然而到了煙大才發現,這裏原來是一片鹽堿灘。一是荒涼。僅有的二三戶漁家點綴在空曠的海邊,僅存的幾座新建築物散落在校園。沒有樹木,沒有花草,除了海濤沒有任何喧囂,一切都顯得空曠和寂寥。二是陰冷。陰天下雨,道路泥濘,只能穿膠鞋走路,經常濕透。冬天氣溫已到零下,還沒來暖氣,只能戴著帽子、口罩,穿著厚襪、毛衣、毛褲睡覺。三是缺水斷電。當時電力供應不足,自來水時有時無,有時需要接雨水沖洗廁所。當年8月還經曆了一次強台風襲擊,八九級大風攜著暴雨,由窗而入,室內頓時一片汪洋,奮戰了幾個小時才把雨水排出。四是寂寞。學校沒有電視,也沒有地方放電影,而且離市中心很遠,交通不便,購物、消閑都很困難。

這些援建者,只有極個別老師是夫婦一同來煙大工作,其余都是單身,且以男教師爲多,居家仍在北京。除寒暑假回京外,全身心撲在艱苦的創業上,顧不上叫苦。平時吃食堂,有時自己做飯、洗衣、做家務。周末,同事們偶爾聚一聚,也很開心,他們戲稱“我們是快樂的單身漢”。這些援建者中沈克琦校長、侯建儒老師已經60多歲了,其他年齡也在50歲左右,大致生在1930年到1936年之間。凡是走過這個年齡的人都會知道,這個年齡段的人員家庭負擔都比較重,也是人生曆程中的關鍵時期。他們作爲家庭的頂梁柱,上有老下有小,老的多病要關照,小的面臨升學、就業、結婚,或者出國進修,事事處處都離不開。但是,他們服從組織安排毅然來到千裏之外的煙大創業。沒有一個人說想家,他們總是以精神抖擻的姿態,笑逐顔開的面孔來面對煙大師生。每每想到這些,我心中總是充滿感動。

艱苦奮鬥的創業者

不要以爲制定教學計劃很簡單,似乎把北大、清華的相關的系和專業的計劃抄來就行,事實上絕不是這樣的。煙大的系和專業設置是經過深入調查研究慎重討論決定的。爲了解煙台市經濟發展情況及對人才的需求,市委、市政府出面,請市計委、經委、建委、人事局、教育局、水産局、一輕局、二輕局、化工局、機械局、電子局、司法局、鄉鎮企業局等負責同志參加了1984年8月28日召開的專業設置規劃會議,請他們作了全面介紹。還組織與會同志到9個工廠和牟平縣西關大隊參觀訪問。會議開到了9月3日,參加會議的除煙台市委、市府領導和擬任的煙台大學校領導外,還請到了兩校12個系及專業的負責人、教師等21人。經過反複討論推敲,會議對系和專業的設置提出初步方案。會議強調,基于煙大是地方性的高水平的綜合大學這一性質,系和專業的設置不盲目求全,既偏重應用,也不忽視一些爲高水平大學所必需的基礎學科。

計算機系主任謝樹煜回憶說:專業設置、培養目標一定要滿足煙台地區的迫切需要,一定要適應膠東地區社會發展和經濟建設第一線的需要。考慮到畢業生大多數到基層工作,要獨當一面,考慮到基層單位工作人手不多、分工不可能很細,一個技術人員可能軟件硬件都得幹。面對當時國內各校分別設置偏向軟件的程序系統專業和偏向硬件的計算機及其應用專業,我們根據實際需要確定煙大計算機專業的培養目標是:軟硬結合,兼顧應用。原則確定後,最難的是課程設置。我們對幾個專業的課程進行了認真分析,推選了反映三個方向基本內容的骨幹課程,制定了詳細的四年制本科大學培養方案和實施計劃。——這就是創業,這就是創新!謝老師經過煙大計算機系四年的辦學實踐,加強了實踐的信念。

和理論教學相比,實驗教學遇到的困難更是突出。如以實驗爲主要特征的化學學科就遇到困難。化生系總支書記、系副主任高盤良回憶:18號台風刮得停電斷水,不得不到村裏去壓機井提水用。學生即將進校,化學實驗室還沒有著落,令人心急如焚。不能再等了,必須創造條件上馬。于是把在海濱原來搞建築的工棚當作臨時實驗室。開學了,學生陸續報到,實驗桌、通風櫃才剛剛運到。下雨天土路泥濘不堪,爲了搶時間,發動老師同學齊上陣,十幾個人擡一個。每搬進一台,馬上進行水、電系統安裝就算完成一台。老師們國慶節也不休息,刷洗試管、燒杯幾千件。終于在理論課上課一個月後,化學實驗室就開課了。

煙大創業者就是靠艱苦奮鬥的精神,以非常的毅力,創造了非常的速度。

教育戰線上的英雄群體

1990年7月30日山东省人民政府作出《关于表彰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支援烟台大学建设的人员的决定》。《决定》说:“烟台大学从1984年筹建以来,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大力支援下,经过社会各方面和全体教职员工的共同努力,学校建设取得很大成绩,已经发展成为一所初具规模,文、法、理、工、管多科类的综合性大学。学校建设速度快、起点高,为今后进一步提高和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为山东高等教育发展和人才培養做出了积极贡献。烟台大学取得的成绩,倾注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广大干部、教师的心血。烟台大学校长沈克琦、党委书记杜建寰等37名干部、教师服从组织安排,离京赴烟,克服种种困难,坚持在管理、教学、科研等岗位上兢兢业业忘我工作。他们艰苦创业、锐意进取、严以律己、廉洁奉公,为学校积累了丰富的办学经验,培养了良好的校风学风,赢得了广大教職工的高度赞扬。”《决定》说:“为了表彰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在烟台大学工作的同志做出的突出贡献,省政府决定:给沈克琦(校长)、杜建寰(党委书记、常务副校长)、杨春洗(纪委书记、副校长)、钱振为(党委委员、副校长)、贺崇铃(党委副书记)等5位同志记大功;给翁樟(教务处)、温淑珍(党办)、宋士昭(设备处)、孙庆升(中文系)、杨殿升(法律系)、闻国椿(数学系)、高盘良(生化系)、林稚兰(生化系)、魏从武(机械系)、张铜生(土木系)、陈浩凯(建筑系)、葛严林(数学系)、谢树煜(电子学与计算机系)等13位同志记功;对周俊业(校办)、刘炳荣(财务处)、刘国璞(化工系)、王守忠(化工系)、孙亦丽(外语系)、陶如玉(物理系)、郑金床(土木系)、张毓凯(电子学与计算机系)、朱正直(经管系)、侯建儒(经管系)、尹家瑞(体育教研室)、王存厚(法律系)、陈景宝(机械系)、王宙(土木系)、王洪瑾(土木系)、刘庆龙(化工系)、郭静芳(生化系)、王辉(审计室)、邹永素(建筑系)等19位同志通报表扬。”(括号内为作者所加)

這些援建者是一個英雄群體,是飄揚在教育改革戰線上的一面旗幟!

這些援建者艱苦創業的精神支柱是什麽呢?還是用他們自己的話來說吧:

一是有理想、有抱負。張銅生老師說:1985年我受清華大學土木系的委托,接受煙台大學聘任,胸懷一個教育工作者的使命和想爲我們國家教育事業做點工作的理想和信念,來到煙台大學,負責土木系的籌建工作的。謝樹煜老師說:我把最好的時光奉獻給了煙台人民,雖然我失去一些機會去承擔更多的科研任務,寫更多的論文,指導更多的研究生,但我留下了一個充滿朝氣、充滿希望的煙台大學計算機系。

二是煙台人民集資辦學感動了他們。謝樹煜老師說:煙台人民自己集資在海灘上建設一所新型大學是需要多大的魄力和決心啊!煙台人民拿出自己的血汗錢時,對煙台大學寄予了更高的期望啊!我們一定要對得起煙台父老。

三是要留下北大、清華的好傳統、好作風。周俊業老師說:無聲的要求、默默地工作是因爲我們都有一個強烈的願望,就是不僅要在這塊荒灘上建起一座現代化的大學,還要留下一個好的傳統、好的作風。

凡是與援建者共過事的人,都不會忘記他們。最後還是用王義端副校長的一段話來結束本文吧:“回憶那個峥嵘歲月,那段不尋常的校史,往事曆曆在目,我的心情總是難以平靜,總會有一種積極的精神力量在內心湧動。我懷念創辦煙大而艱苦奮鬥的同志們,懷念那時與我朝夕相處、共同奮鬥、真正做到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的同事們!”這是在建校初期與援建者一起工作過人們的共同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