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校生 教職工 訪客 懷念舊版
在校生 | 教職工 | 訪客 | 懷念舊版 |

校友風采 首頁  >  煙大人物  >  校友風采  >  正文

千裏煙尋丨孔令詩:煙大,電影夢想從這裏開始野蠻生長
作者:校友工作办公室     日期:2020-09-18     来源:校友工作办公室     阅读:

故事要從一部煙大的電影短片說起,正是這部短片,點燃了一個熱血青年的電影夢。故事主人公是孔令詩,煙台大學2006級本科生。2010年,在他的畢業季,孔令詩和小夥伴們留給煙大一份特殊的禮物——電影短片《我們》。

這部作品獲得了山東省政府文藝類最高獎項的泰山文藝獎,這是煙大建校以來第一次獲此獎項,後來這部作品又在老牌的中山大學DV大賽中力壓北電、中傳等多個影視專業院校學生作品獲得最佳影片獎,震撼一時。

更重要的是,這部電影短片真正在一個少年心中種下了一個野蠻生長的電影夢。

一個“開了挂”的體育生

在中山大學DV大賽的頒獎典禮上,評委會主席,畢業于英國皇家戲劇學院,曾在美國好萊塢擔任導演和制片人的馬丁博士說:“我在中國上了12堂課,每節課我都會放這部電影給同學們看,每節課都會有同學流淚。看了很多中國優秀的大學生作品,這是唯一讓我感受到中國年輕人真實情感狀態的一部。”

這部最佳影片獎作品就是——《我們》。

上台領獎的孔令詩熱淚盈眶,這部傾注了心血和感情的作品終于得到了肯定和認可。比賽結束後,馬丁博士拉起孔令詩的手奔向了一間安靜的酒吧,叫來了三四位翻譯,馬丁博士舉起一杯酒看著眼前這位年輕人說:“我真沒想到拍出這部作品的導演竟然是個體育生!跟我走吧,我帶你去世界遊學,去好萊塢感受更真實的電影。”

但當時因爲電視台合約在身,孔令詩並沒有能夠跟馬丁博士一同遊學。不過那個夏天,因爲對《我們》這部作品的肯定,成爲一名職業電影導演的夢想種子已經悄然在他的內心生根發芽。

说孔令诗是一個“開了挂”的體育生一点也不夸张,这种“开挂”体现在了体力和毅力上,也体现在了组织力上。为了拍摄《我们》,他组建了自己的剧组,团队成员来自人文、国交、体院、化院、海洋、音舞、法院等等,以校学生会为基础,各院素未谋面有热情的朋友“从天而降”,一起吃苦,一起努力,齐心合力下仅花了900元就完成了拍摄。

電影短片《我們》這部作品僅僅拍攝了14天,爲了趕在所有畢業生離校前拍完,他一刻也不敢耽誤。畢業體檢的前一天,孔令詩拍了一天一夜的戲,“扶著牆”來到校醫院,視力測試時,最上面一行的“E”他都看不清楚,溜出校醫院走進煙大第三食堂,因爲高強度拍戲體力嚴重透支的他找了把椅子趕緊睡上兩三個小時,睡醒後他就又繼續拍戲了。

付出了大量心血连续拍摄14天,但是看着拍完的素材,孔令诗心灰意冷,因为演员表现和视觉效果都与自己想法差距很大。素材搁置了一个暑假,经历了崩溃和绝望后,他才懂得 “三分拍七分剪”的道理,影视作品三分靠前期拍摄,七分在于后期剪辑。

畢業後他還是選擇回到學校完成未了的心願。“畢業後在煙台專注後期工作幾個月,身上坐公交車的錢都沒了。”聊起當時,孔令詩回憶起那些值得感恩的同學。回到煙台剪輯時沒有地方住,同期校學生會副主席、法學院唐河主動讓他借住家中。

《我們》電影故事的原型另一位校學生會副主席李計瑤在離開煙台時把工資卡塞到孔令詩手中對他說:“這卡還有幾天就會發我在煙台最後一個月兩千塊錢的工資,一定把片子做出來。”就這樣,也是在煙大人的一次次幫助下,五個月的時間,《我們》終于完成了後期制作。

岔路口

作品得到了時任校團委王澤光書記和文體部張茜老師的大力支持,資助錄制影片主題曲,組織影片首映式,並把這部作品投遞到各種大賽,也就有了後來的故事。

一個能吃苦的劇組年輕人

《我們》能夠取得成功,不僅是因孔令詩身上的藝術天賦,還有大學時在片場實習的那段經曆。大二開學沒多久,張茜老師發信息告訴他,央視有一個劇組來煙台拍戲,需要一個會彈吉他的群衆演員,可以去試試。

孔令詩去到劇組就喜歡上了那裏的氛圍,一個星期後結束他的拍攝,孔令詩跟劇組說自己很想繼續跟著實習。負責人告訴他:“可以繼續跟組,但是食宿自己解決。”孔令詩二話沒說,在宿舍搜集了一大摞方便面箱子,在養馬島劇組的酒店裏用紙殼打地鋪睡了三個月這三個月,他從一個編外人員到導演助理,也接觸到了全程影視劇的拍攝、後期等相關知識。

三個月結束後,劇組離開了煙台,回到煙大的孔令詩每天都泡在圖書館。他把煙大圖書館裏關于攝影的書籍借閱了個遍。怎麽調整光線,如何構圖....光是筆記就寫了厚厚的好幾本。

电影短片《我们》取得成功后,孔令诗受到了烟台电视台的邀请,在电视台担任电视栏目剧导演。他听前辈说想成为一名“导演”没个十几年的摸爬滚打是不可能的,而他一个21岁的小伙子稀里糊涂地干上了导演,在电视台的电梯里遇到领导,都跟他打招呼 “孔導,看了您的片子真不錯”,讓他有點得意。

在煙台電視台有部《糖果劇》在當地小有名氣,700多萬煙台人幾乎人盡皆知,面對這種品牌口碑叫好的續作,他壓力更加大。最終他抗住了壓力,第三季12集順利拍攝制作完成,練就了五人拍攝團隊30分鍾內容,三天拍攝三天後期,每周五晚煙台一套黃金時間播出的超強執行力”。拍攝過半,孔令詩覺得,人生並不該止于此。他想前往北京,去學習和從事頂級專業的電影制作。

那段時間,他每天躺在床上都會幻想,去北京電影圈一個人不認識,如何才能進入學習工作,這時他看到了馮小剛導演的微博發布著當年國內最大制作的電影《溫故1942》正在拍攝的消息,心裏萌生想法,能去這樣的大劇組打雜做助理都行。

孔令詩正式准備了紙和筆放在床頭,開始醞釀一封自薦信,無數次的下筆卻欲言又止,看著馮導演微博下數以萬計的留言從未有過回複。孔令詩明白,沒有真才實學憑什麽去呢,去了又有誰會尊重你呢。但那時心中已經孕育了一個更大的夢想,他果斷辭掉工作,進京。

成爲一個北漂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在中國傳媒大學對面小區的地下室,孔令詩一住就是兩年。那段時間雖然考研遭遇打擊,但跟著北電、中傳的研究生同學一起上課、拍片讓他收獲很大,也讓他堅定了要敲開電影行業大門的信念。

在北京一邊學習,一邊追逐電影夢的腳步從未停歇。終于經介紹他來到國內頂尖劇組做導演生活助理。杜軍導演軍人出身,曾是電影《建國大業》《建黨偉業》等作品的第一執行導演,要求極其嚴格,而孔令詩做著劇組中最底層的工作:洗衣服、做飯。

師從軍人出身的導演,孔令詩感受著嚴苛的軍人作風,一年多的時間,每一個口令,每一次調度,他都耳濡目染。近千人的龐大劇組在導演的指揮調度下,有序的運轉工作著,讓孔令詩大開眼界。這部電影正是群星參演的賀歲片——《村晚之越來越好》雖然劇組創作跟他沒有任何關系,可衣服他是越洗越開心,飯是越做越香。

這個世界上從來就沒有白走的路,導演生活助理的工作結束後,曾在煙台工作時結識美國讀電影的朋友告知要來北京拍攝一部畢業作品,因欣賞他在煙台時的工作作風,希望他能來做執行導演協助美國同事完成工作。這次拍攝,孔令詩在得知他們是來自世界頂級電影學府美國紐約大學電影學院導演系研究生後興奮不已。

這些李安導演的師弟師妹是未來奧斯卡裏的種子選手。孔令詩認真的現學現賣將上部電影中耳濡目染的經驗和工作方式運用起來,高效專業的執行力保障完成了工作。在結束拍攝後的第二天,幸運降臨。

馮小剛導演的第一副導演英童在暗中觀摩他的工作後,決定邀請他加入導演組,參加拍攝電影《私人定制》。在成爲一名職業電影副導演後又陸續拍攝了《一生一世》《命中注定》等影片。

從幻想微博寫信自薦到受邀加入團隊的這兩年時間,孔令詩感覺妙不可言“努力踏實的做好每一個當下,幸運總會悄悄地眷顧著你。

一個有藝術理想的電影人

當我越來越理解電影這門藝術的時候,我就越去深入的思考電影在當今社會存在的價值是什麽,這和票房無關。”孔令詩這樣說道,跟著頂級制作團隊學習收獲了很多,量變的積累必然導致質變的發生。他知道自己內心強烈的創作欲望蠢蠢欲動,他有故事要講。

2014年,孔令詩離開了劇組,成立個人工作室。從執行工作轉換到自主創作工作,又是一次挑戰。要想真正成爲一名導演,視聽創作、演員表演指導是基本功。而在駕馭演員表演當中,動物和小孩是最難的。孔令詩第一步通過選擇拍攝孩子來驗證自己的能力。

网剧《翻滚吧,小明!》这部作品好评如潮,单集播放量一天就突破三百多万,受到了各方的关注。他做出的电影概念片被拿到了好莱坞电影交易展播放,整个大厅里回荡着“Xiao ming”的声音。

孔令詩說,他並不是一個藝術偏執狂,但是他知道自己想要拍出的電影是什麽樣子。“希望我的作品會是一道光,能照亮更多的人,帶來美好與希望。

因爲在煙大的一部電影短片,一個少年開始了一段逐夢築夢的奇妙旅程。如今,孔令詩仍然保持著每天起床先看一部電影的習慣,永遠保持著對電影行業的熱愛,仍舊燃燒著追逐電影夢想的熱情。

已經過去了很多年,在煙大,孔令詩導演的影片《我們》以及歌曲MV《煙大,讓我夢想翺翔》仍被學弟學妹津津樂道,他自己作詞作曲影片主題曲《岔路口》熟悉的旋律還經常在校園回蕩。

當那個少年勇敢走出煙大,走到北京這個文化中心,我們所有人不禁開始有些期待,期待著他夢想開花,期待著他帶著新電影回到煙大跟我們見面的那一天。